返回頂部
圣埃蒂安主教练首頁廣告欄 > 正文
尋找“瞪羚” 記者:本刊編輯部       2019-10-29      點擊量:1632次 標簽:首頁廣告欄



因為“瞪羚”,硅谷領跑

瞪羚,原本是生活在非洲大草原上的一種動物,它敏捷多動、奔跑不歇。如今,瞪羚已經超脫出它原本的意義,被賦予了新的時代內涵。在經濟領域,瞪羚企業一般寓意跨越死亡谷、進入快速成長期的企業,也被稱為高成長企業。

有別于傳統的大型企業,瞪羚具有成長速度快、創新能力強、專業領域新、發展潛力大等特征。它靈活多變,通過靈敏的市場嗅覺推出新產品和新模式,構建新的業態,創造新的規則,引領著新經濟的發展和區域經濟的轉型,是時代的顛覆者。

作為與“獨角獸”一樣在經濟領域稱霸的“神獸”,如今,瞪羚企業早已經成為各地發展新經濟、尋找新動能、促進新轉型的引擎。

在激烈的市場競爭環境下,在創新轉型、你追我趕的全國大氛圍中,瞪羚企業給我們的啟示,就是要以創新為抓手、擁有領軍創新人才、 保持著高強度的研發投入,從而改變行業結構、設定新的游戲規則,完成新的跨越。

第一個將經濟領域的特色企業與動物聯系到一起的人是睿智而富有創造性的?!岸瀾鞘蕖薄暗閃紜鋇岳?,我們再難想象出如此形神兼備,可以向大眾描述何謂這兩種經濟體的更好方式。

“瞪羚”一詞緣自硅谷,“瞪羚企業”的概念誕生于20世紀90年代。最初由美國麻省理工學院教授戴維·伯奇(David Birch)提出。

在硅谷,一波體量不大但發展速度驚艷的中小企業均被命名為“瞪羚”, 每年發布的《硅谷指數》報告當中,瞪羚企業的數量也是評價硅谷創業活力的重要指標之一,這之后將近三十年內,瞪羚企業成為反映硅谷經濟是否景氣的“晴雨表”,更對硅谷經濟實力的顯著增強產生了巨大的推動力。因為瞪羚企業,硅谷得以在世界范圍內繼續領跑。

同樣的故事發生在本世紀初的中關村。高科技中小企業“融資難”問題,被稱為高新技術產業發展中的“歌德巴赫猜想”。為破解這一難題,改善中關村科技園區中小高新技術企業的融資環境,中關村科技園區管委會制定了“瞪羚計劃”,鼓勵擔?;褂胍形龐煤?、成長性好的“瞪羚企業”提供擔保和貸款。

而今,中關村已擁有瞪羚企業五百多家,幾乎占據全國高新區瞪羚企業數量的四分之一。一如既往,中關村在國內科技新區中獨領風騷。


創新創業的生力軍

近年來,“瞪羚企業”的高成長現象引起了全社會的廣泛關注,全國各地相繼開展對本區域內瞪羚企業的評選,并出臺實施支持瞪羚企業發展的政策措施,瞪羚企業因此成為地區創新發展的生力軍。

發展速度快。瞪羚企業憑借創新技術優勢,成長軌?;岢氏址竅咝緣謀⑹皆齔?。許多瞪羚企業在短時間內都實現了幾十倍、成百倍甚至上千倍的業績增長。這些企業因為超常規發展和快速壯大崛起,成為區域經濟發展新的推動力。

創新能力強。瞪羚企業是天生的創新者,從創辦之時起就具備了創新的基因,無論是在技術、商業模式還是產業組織方面,都具有強大的創新能力。這些創新活躍的企業不斷創造出新產品、新技術、新服務和新市場,成為產業生態體系中打破平衡、推動業態創新的主力軍。

專業領域新。瞪羚企業專注于把握細分產業領域,在產業價值鏈分解及融合的過程中找到自身切入點,獲取立足之地及競爭優勢,正逐漸成為孕育原創新興產業的引領者。

發展潛力大。瞪羚企業是傳統產業顛覆式變革的引領者,克服了傳統產業舊規則、舊模式的約束,對市場需求和技術創新更具洞察力,更容易建立起符合市場需求和創新規律的新規則、新模式。

區域性集聚。在自然界中,瞪羚是群居動物;在經濟社會中,瞪羚企業也是在某一區域大量集聚存在。從企業發展經驗來看,瞪羚企業的出現與產業的發展階段和區域的經濟環境密切相關?;瘓浠八?,瞪羚企業需要相對特殊的“新的經濟土壤”。世界一流園區由于集聚了眾多的創新創業資源,為企業的成長提供了良好的發展環境,往往成為瞪羚企業的集聚區。我國瞪羚企業同樣也集聚在各地高新園區。



▲在2019年1月14日舉辦的山東“十強”產業資本對接活動上,山東發布了第二批100家瞪羚企業名單。圖為十強產業資本對接活動簽約現場。


原創新興產業的引領者

原創新興產業的誕生與“高風險”和“高試錯”密不可分,而大企業一般無法承受高風險和高試錯所帶來的一系列不確定因素,只有創業企業才有機會進行這一嘗試。

創業企業通過海量的試錯,誕生出成熟的商業模式和技術路線,最為典型的案例就是硅谷,每年硅谷在誕生幾萬家企業的同時也關閉幾萬家企業,在大量企業不斷地誕生和死亡中發現最成熟的商業模式和成功的技術路線。少部分創業企業在試錯中幸存下來,就會成為瞪羚企業。

這些具有顛覆性創新能力的創業企業在試錯成功后成為高速增長的瞪羚企業,不斷搶占傳統大企業的市場份額,挑戰傳統產業原有的行業格局,逐步改變行業規則和模式,最終引領整個行業發生顛覆式變革。

環顧全球經濟與產業變革,創新力正在成為經濟高質量發展的新引擎,創新實力正在成為塑造區域經濟新格局的新動能。

“瞪羚企業”作為創新發展的典型代表,正引領著傳統產業顛覆式變革和原創新興產業蓬勃發展,是地區經濟發展的風向標和發動機,能夠加速帶動區域經濟高質量發展。


微環境與集群化

高新區是瞪羚企業最常聚集的地區。除了國家高新區“慧眼識羚”,不少城市所在的高新區也在推出“瞪羚計劃”。

早在20141月中旬,濟南市政府工作報告首次提出將在年內編制完成全市“產業地圖”,并按照“專精特新”的要求,培育一批科技含量高、成長前景好的“瞪羚企業”,壯大中小企業產業集群。

2018年,山東推出首批100家瞪羚企業名單,為進一步支持瞪羚企業發展,山東在全省中小企業中實施瞪羚企業培育和獎勵行動計劃,推出十項措施,明確三年內培育瞪羚企業300家。其中,將建立瞪羚企業監測體系和監測制度、成立瞪羚企業創新合作聯盟,對新培育瞪羚企業一次性給予獎勵50萬元;中小企業局還將加強與財政、科技、稅務、銀行等部門配合,在瞪羚企業技術研發、創新平臺建設、信用增信、基金引導、上市培育、稅收優惠等方面給予政策支持。

2019年,濟南市政府出臺了1號文件《濟南市促進先進制造業和數字經濟發展的若干政策措施》,將濟南的瞪羚企業,包括一系列中小微企業、研發企業都作為重點扶持對象,進行有針對性的政策幫扶。

在山東省發布第二批100家瞪羚企業名單中包含50家瞪羚標桿企業,50家瞪羚企業。除給予一次性獎勵50萬元之外,這些企業還將獲得在投融資、財務法律、管理咨詢、專家人才、知識產權與技術標準等方面的精準扶持政策。專家認為,這些瞪羚企業是最有潛力沖擊獨角獸的“先頭部隊”。

當然,不少瞪羚企業已經憑借自己獨特的競爭力和高成長速度,不斷推動了高新技術的市場化、產業化,加快區域技術創新和商業模式創新的步伐,對地區或國家經濟、社會的發展都發揮著重要的作用。

但也要看到,瞪羚企業的成長離不開良好的創新創業“土壤”。對于跨越了“死亡之谷”進入高速成長期的瞪羚企業,雖然技術風險減少,但市場風險依然存在,企業能否長期生存仍有很大的不確定性,生命依然脆弱。

對政府而言,支持瞪羚企業發展,就是加速區域資源的優化配置,促進新興產業從形成期進入成長期,促進新興產業集群的形成。

“僅僅靠掌舵人或者某個企業自己探索,形成不了好的氛圍,更枉談示范效應?!幣的謐曳治?,在一些人才、技術、融資、上下游產業鏈的完善方面,某些發展較好的企業獨木難支,解決不了真正的問題。只有形成集群,才能降低成本,真正激發帶動各類經濟主體的活力,促進行業乃至區域的質變。

因此,在相關政策制定的時候,各地已經不只是著眼于給多少政策優惠或多少鼓勵資金,而是更注重多元化和微環境的塑造。據統計,在今年以來的已經出臺培育瞪羚企業的新政中,多地開始探索成立瞪羚企業俱樂部、商學院等,幫助企業嫁接資源,培育集群,向著組織化、專業化邁進。

這不能不給我們一些深刻的啟示。


新游戲規則

啟示還有很多,集群化僅僅是一個方面。當我們將目光放遠,會發現瞪羚企業為時代打下的深刻烙印。原本幾十年才能達到的產業規模,可能在幾年之內發生天翻地覆的改變,原本認為已經成熟的商業模式,也可能在一夕之間被重塑。上世紀90年代初期,互聯網公司風頭強勁,雅虎公司推出了新的搜索模式,谷歌公司則更進一步,推動了從搜索頁面到搜索信息的變革。21世紀以來,大數據、智能化、工業互聯網,創造了新的技術路線和商業模式,又一次改變了經濟生態系統。

顛覆,就是瞪羚企業帶給時代的強心劑。正如之前所述的那樣,在新經濟領域表現搶眼的瞪羚企業,其本質是創業創新,因此它具有先天優勢,在技術領域和商業模式方面,都擁有創新基因和能力。國內較為出名的瞪羚企業如小米、華大基因等,通過不斷創新所創造出的新產品、新技術、新服務和新市場,成為產業生態體系中打破平衡態、推動業態創新的主力。

傳統產業的顛覆需要瞪羚企業創造的新規則。作為新進入市場的創業企業,瞪羚打破了大企業模式壟斷的惰性,對市場反應更靈活,勇于挑戰原有的規則和格局?!靶∑笠擋慌隆源懟???湔諾廝?,每天都有死亡的創業企業,但每天也都有再生的企業。它們生生不息,保持著地區經濟主體的活力?!庇兇胰縭撬?。

在采訪過程中,記者通過與業內專家的交談發現,許多瞪羚企業負責人信心滿滿:受益于“一帶一路”等政策拉動,他們的產品已經走出國門遠銷海外,找到了二次騰飛的契機。山東“瞪羚企業”也在向著“準獨角獸”“獨角獸”進化的道路上騰躍前行。